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gzi 的博客

坐井观天

 
 
 

日志

 
 
关于我

制片人、编剧、导演、电影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电影评论的邮件  

2009-08-20 16:4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因为要招电影网站的编辑,面试了若干前来应聘的人,有小感,回应之。

小魏:
我看了你的影评,很有热情,但缺点也很多,如若不烦,请往下看。
国内影评大都不规范,写影评不是介绍剧情,但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模式。

这个方式的起源我没有做过太多追溯,但可以肯定的是,因为在DVD时代前,电影管制的模式还颇为有效。大部分电影我们都是看不到的,所以很多人的红宝书就是《世界电影年鉴》,年鉴的内容基本是影片介绍和若干句不严谨的哲学模式套用分析,这跟80年代哲学思潮热背景影响下的一批人有重要的关系。尽管如此,《年鉴》仍然是很多人了解世界经典电影的重要资料,贡献也是显尔易见的。但后遗症是,培养了一批写剧情介绍式影评的写手。

中国的电影批评是与电影制作领域割裂的,没有独有的声音。或许以前知识界不屑与电影这种粗略的文本打交道(因为从某种方面来说,书写仍然优于影像表达),好的影片也难以看到,所以知识圈和电影圈是两种根本不相交的群体。虽然可以偶见于哲学或文学、社会学研究者把电影内容当做文本进行哲学、文学、或社会学方面研究的佐料,可以看到过略显晦涩的影片分析,然而电影始终没有成为知识界重视的领域。

知识界对电影的忽视也是难免的,外部条件也限制了电影与知识界的隔阂;早年电影行业是贵族行业,所以学电影的人大都是与业内血脉有关系的,或者至少也是高干子弟。如今还对电影体制提出批评的第四代导演谢飞和扶植年轻导演见长的第五代导演田壮壮都是;那种张艺谋写信给文化部长而破列招生的事情也只是被翻来复去说明“电影业大门随便敞开”的唯一教材;甚至这种事情仍然延续到第六代管虎和六代后的陆川等,尽管我们有贾樟柯的事迹。这种缺乏开放性的环境使得电影人的知识、成长环境是单一的;垄断事业也体现在其他综合性大学没有开设电影专业,无法把每个大学的性格和知识血脉向电影方向延伸(当然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善,并成为时髦)。这种情况是奇特的,在国外,专门的电影学院是近几年才热的事情;大部分电影专业都是融合在综合大学里,如美国NYU的电影学院,南加州大学的电影学院,芝加哥艺术学院的电影系等,法国的六大、八大、一大情况也是如此,日本也是,专门的电影学院一般是技术专业学院,如卢米艾尔电影学校,电影创作和技术一体的一般是私立学院,如法国的FEMIS等。这种与不同背景知识圈的融合使得电影创作甚至评论可能变得多样化。

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是奇特的,历史原因是延安时期电影起到了重大教化和宣传作用,使我党对电影一直敬畏有加。但实际上电影对大众的吸引和影响力经过了七八十年代的巅峰现在早已因为其他娱乐方式的发展变的范围狭小,而我们的政策反应速度却往往慢上几十年。电影作为大众文化的其中一个小分支,应该给予更多自由和书写的可能;而现在我们仅是变形地挖掘它的娱乐属性,或者目前只能走这条路?电影的失言当然也是知识圈远离的一个原因,肤浅的主题和没有任何新意的感受力使得电影往下坠沦回为大游戏场的“镍币电影时代”。知识圈的失言也无法导致电影本身在思维上与社会思考及人性思考同步,这种结果是恶性的。

我们听过,大众媒体的评论能够直接影响到影院的票房,这似乎在中国仍旧是个遥远的梦。中国电影的票房是和广告的出现频次有关,连政策性、垄断的中央媒体的新闻节目都可以播出电影软广告,所以,中国电影票房是和谁垄断了媒体资源有关。在整个经济大发展时期,社会道义的沦丧是伴随的产物,人的经济欲望被激起,社会责任等所有与经济发展不和谐的内容在人性的存在中被抑制,媒体丧失独立的立场也是普遍的现象,媒体的电影版面大部分被资本所垄断,我们面临的选择不多,不光是政治,还有资本。所以,从媒体的电影评论版面上看,影片介绍加上些小资感受和网络用语就成为影评的现象是普遍的,与真正知识圈的隔阂也只会越来越深。

我以为,电影的魅力在于和大众之间的关系,和社会的关系是可以互相因果的。电影所反映的内容也是与你我的生活可以有关的,不光是我们所享受的视听盛宴或遥远国度的梦。而电影批评不仅是可以拉近这些关系,所可以延展的讨论对整个民众思想升级也是想关的。所以电影评论不光是帮助难懂的电影梳理故事线索的作用,如果仅是故事线索,那么完全可以看官方发布的故事梗概。影片的感受性东西可以有,但我想至少应该是独特的,而不是淹没在自我陶醉的小情小调中,这可以是普通观众的思想扎记,但作为一个影评人,我想远不该如此。

电影批评的渊源和历史我没有做过认真的梳理,其间也有一些知识圈的人,如戴锦华,但后来投入大众文化研究去了,现在好像有崔卫平,不知能坚持多久。

  评论这张
 
阅读(146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