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gzi 的博客

坐井观天

 
 
 

日志

 
 
关于我

制片人、编剧、导演、电影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电影《云娜》的导演注记  

2009-08-21 10:5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缘起
电影《云娜》的起因是在于我想描绘江南小镇的生活图景,而江南的女人特质吸引我而成为江南的隐喻;当然,关于江南的传说远远不止这些,但我仍然希望而喜悦地把部分的江南呈现给观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部分就是所有。南方的女人处理事情谨慎又缄默,表面平静的内心却复杂而细腻,她们无法直接表达爱意,有时候他们是以极端相反的方式去释放这种爱;她们敏感,从平淡又现实的生活过来的她们似乎羞于直接表达爱,只能直接藏在她们平静的外表上或在相互伤害的伤口中得以发现。
二、人物
敏月是这个电影的核心人物。我尽量在摆脱人物的戏剧性和边缘性,所以在我找到月敏这个人物,并且深切感受这个人物形象的时候,我觉得她是符合这个江南小镇气质的。我尽可能地把月敏处理成一个埋藏在生活琐碎中的人物,平淡的生活,小心谨慎地处理她与生活周围的冲突。至少我认为她是在外观上属于非常普通没有多少生活波澜的小镇生活中的一员。同时我也注意到我的处理多少让人们感觉人物周遭的压抑气氛,但是我决不是让月敏处于一个扁平的生活状态中,她的生活还是充满暂时可以忘却其他的轻松状态。
我不希望月敏是一个被抽离出来的人物,她的气质是与小镇融为一体的,细节处理和周边的人物关系会使她无法成为一个可以剥离出来的符号,符号化是我异常警惕的东西。
三、线索
第一条主线相对封闭;但是通过第二条线的人物刘斌我希望带出小镇生活的进进出出,各种鲜活可能性的发生,通过他我想带出一个小镇多层面的背景或轮廓。
刘斌是影片第二条主线的男主角,他和发廊小姐的爱情,我把它处理成远远的,模糊状的形态,似乎是若有若无。这种视角基本也是小镇女人对感情的直观感受,她们被现实埋的太深,所以观看的气质上类似于敏月。但为什么我不在结构上做出点特殊的安排呢?比如,刘斌的故事从敏月眼中窥见的?在《云娜》上,我始终不希望是个戏剧性强的处理,交叉平行叙事是我认为最为朴素的叙事方法。敏月线索和刘斌线索也是若有若无的交叉,不希望强调他们的因果叙事联系。“台风”也是一样,是伴随小镇生活组成部分,决不是外加的某种象征或着隐喻的某种符号。戏剧性是我尽量回避的东西,我一向认为这种人工迹象的东西需要控制在某种界线下,否则反而会使你的作品苍白无力。
影片中的人物关系,敏月与母亲的关系、敏月与孩子的关系、敏月与丈夫的关系、敏月与朋友同事的关系,都在明确的叙事动因(敏月要换工作改变现状)上呈现出来,但我不希望冲突明确而单一地去表现敏月的内心状态;在我看来,生活中的逻辑经常是无序的,可以传说的故事仅是人整理的。敏月与自己环境发生的事件并不是影片的重点,所以我也不会去设计这个事件的一波三折,从事件反应中去涉及人物内心。因此,事件的发展和结果并不重要,这个事件在影片中无非是一条线索而已,一个切片的痕迹,而人物在事件中的反应应该是无序的,情感也是多义的,充满矛盾的。我会在影片中重视敏月的内心情感,这种观众的情感参与或许超出以往围绕事件反应的经验。我想,周围的物和景是敏月内心情感的延伸点,周围人物的表情,空间细节、场景气氛都有助于观众进入敏月内心去共同感受。
一样,刘斌虽然也有一个事件动因,然而,我同样不希望这个动因是这个人物存在的唯一方式,至少他的爱情不是这个动因中的内容,或许你可以理解为刘斌没走是因为他执迷于这段情感,但影片的处理应该是暧昧的,并不交代。
这种处理在整体上也是一致考虑的,“台风”看起来是这个影片的动因,但影片似乎始终与台风若即若离,从某种意义上说,台风是局外人,是毫无意义的。敏月和刘斌的叙事线也同样是。
四、处理控制
在美术上:我一直强调环境气氛应该和人物融为一体,那种气质应该和人物气质从某种角度上说是暗合的。所以我建议大家看《萌动的朱雀》,在节奏上是和谐的。我们就会发现这个故事就是应该发生在那个地方。我希望我们的影片也可以达到这种效果,那个场景和主人公是唯一性的,虽然我知道达到这样不容易。而《萌动的朱雀》中场景和人物的单调和留白与影片的隐秘性结合的很好,父亲的线索就是这么有意处理不清的,这是具有东方气质电影。
美术中的道具和空间是我希望强调的,虽然整个影片是现实主义的,我不希望有超乎现实环境的东西进入镜头中,但并不意味粗糙。所以我希望能够强调细节是可以经受考验的,空间气氛设计和道具是可以直接进入人物内心的。这些方面,塔可夫斯基做得令人敬佩,所以我也特别推荐看《乡愁》,那些环境和那些细节与人物多协调,对说明人物情感状态是起决定性作用的。这方面,安东尼奥尼也是很重视的,无论是《奇遇》、《蚀》或《红色沙漠》。
在摄影上:我希望镜头语言是可以协调,我并不认为长镜头,镜头内调度和分切蒙太奇是矛盾的。但至少,镜头分切和景别的的原则不是实现营造空间关系的,也不唯一是控制节奏的。镜头运动和人物节奏吻合,场面调度和要进入人物内心情境。这样,镜头分切才会是导演表达语言和控制人物内心的重要手段,否则,将失去意义。
视觉上的观感和影调上我并不强调唯美,但需要有性格,需要找到一种独特的审美情趣。只要把握住不要成为风景画片就可以,但画面应该精致。
录音上:我一直强调录音是影片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除了现实声音的介入,我还希望有音效与画面配合营造,但使用要有节制,精确和足够为止;如画面和节奏推动已到,那么除非使涵义更丰富,否则加法宁可不用。音乐一定是有源声音,音效也希望尽可能从现实环境去采集。
在演员表演上:这次影片拍摄,全部用非职业演员。尽管我不反对用职业演员,但从现实考虑比如资金、语言等方面,所以我决定采用非职业演员。对演员的态度我和布烈松一致的,我认为演员在影片中不应该去演角色和演自己,当代电影中的角色性格并不是单一,和戏剧中不一样,戏剧中演员是符号;非职业演员需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几个,一个是要让演员放松,不会面对镜头紧张,和剧组熟悉;二是去掉包袱,不要有电视剧经验那样去演电影;三是把自己调整到零状态,不要显现自己的反应和性格。这样的人物才有多义的可能,影片自然而然会把人物从影片中交代出来,这是导演功课。
五、电影与其它
对于电影我是这样看待的,我并不是想通过这个电影解决什么问题,也不是想通过这个电影提出什么问题。只是我把某种生活的状态呈现出来,当然生活还有其他切片。我不认为我想通过电影能够表达什么东西,电影只是我身体的延伸体,它展示的无非是我看到生活的某个切片。你可以抱怨这种生活的切片过于沉重和乏味,但是它已经是生活的一个部分。我不认为电影具有理所当然的鼓动性。
当然,我有时侯也认为生活具备某种游戏性的格局,但是我警觉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也许我们生活中充斥着某种不知名的痴迷与满足,也多少有些许欢乐。但我决不会忘记痛苦的记忆。或许这种外表平静的隐痛具有更大的力量,具有更大的鼓舞性呢?如果我们非要把电影艺术家归结于某种责任的话。虽然我认为无法否认这种责任多少具有的某种暴力倾向。也许在另外一个电影中我会采取其他方式,或许是喜剧性的东西。但我决不会放弃把我现在身体中疼痛释放出来。
艺术作品需要有创造力,一方面他就象历史考古学那样发现新的社会结构、新的历史线索。然后对位于当下的社会现象提出解决方法。另一方面或者就象是在欲望森林中的探险家,一次次出发去发现新的精神物种,力图去复原立体的精神地图。去解剖人性的对立面,呈现人性进退两难的地步,给人性以最致命地一击,给绝望的人们带来力量和生活的勇气,揭示人-物的无奈甚或幽默性的关系,展示新的社会结构和社会秩序。彻底地让人重建希望和信心是“回到家园”的起点,让人-物关系建立新的法则。然而这种回家的愿望和对家园的思念却是无法摆脱焦虑,所做的只能是抛开人性本体论的折磨,回到特别的人-物关系中,调笑秩序,否定自己,这就是后现代。往下坠是一种回家的方法,甚至结果。


电影《云娜》的导演注记 - 坐井观天 - Yangzi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