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gzi 的博客

坐井观天

 
 
 

日志

 
 
关于我

制片人、编剧、导演、电影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粉红色的中国  

2009-08-31 02:2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红色的中国 - 坐井观天 - Yangzi 的博客

《中国》于2004年11月27日和12月4日在北京电影学院标准放映厅作首次中国公开放映时,座无虚席,很多观众拥在门口,中途未有一人退场。放映后,记者做了随机访问,尽量采访到不同身份、不同年龄和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对《中国》的反应,这些反应不仅包括了对该纪录片的看法,而且包括了他们对七十年代中国雾中风景的感觉,这种反应也许具有当下意义。很有意思的是,大部分中国观众均对影片拍摄过程中的被安排、被组织表示不满足,而外国观众却对这些表示了极大的宽容,包括安东尼奥尼本人。
在当时,中国媒体的焦点是《中国》展现了一个落后的或者不现代化的中国,而国外媒体的焦点是,安东尼奥尼没有给他们一个革命中的、红色中国;现在,我们观众的焦点是,影片没有真实地展现当时中国的真相,而国外的观众认为,《中国》展现了一个美好的中国,这种普遍存在的安排也代表某种真实的中国面貌和中国理想。

我更喜欢那个年代!
张嘉(出生于79年,建筑设计从业人员)
我觉得任何从媒体得到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我觉得《中国》也挺假的,所有的操作过程都特别明显地能看出来,好多都是摆出来的。但是还挺有意义的,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能看看过去假的东西是什么样的。觉得影片拍得特别地流畅,因为没有预先设计的模式,跟日记一样,就是给大家看了他看见的东西。
那个年代还是挺纯净的,要是现在装着让你拍,也没有多少人让你拍了。我觉得那时候比现在安定一些吧,如果你只看纪录片的话。除去文革,我觉得生活还是很安定的。如果没有文革的话还是更喜欢那个年代。


粉红色的中国
郝建(出生于60年代,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
我觉得《中国》挺好的。但是,看得出来大量的地方安东尼奥尼被政府的宣传官员所左右、安排、组织。比如说,北京国棉三厂工人学习、某小学下课游戏,这两个场景是明显被组织安排的痕迹。我觉得是“粉红色的中国”,因为安东尼奥尼来的几天都是我们的官员带领,他所看到的都是政府允许他看到的;比如说,结尾是某杂技团比较明亮、比较光明的表演,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结束,可是中国当时的现实,比这个冷漠、严酷的东西要多得多,很多东西是没怎么看到,没啥拍到,或者是压根就不知道,三个不知道。基于这个,所以我说是一个“粉红色的中国”。
但是这个片子中,安东尼奥尼对被组织、被安排有相当的自觉意识,一个是明确地用解说词念出来了,他明确知道并突出了哪些镜头是在引导人员、管理人员、宣传人员的控制下拍摄的,在这点上他是有自觉意识的。按照他的自述,他当时是知道中国领导人想让他呈现的,希望他看到的样子。所以在最后杂技团那一段,我觉得有显示本质的东西在里面,看起来是积极的、向上的、欢快的、愉悦的,但是一个表演。这个是有一定的符号性在里面,我拍了这个东西是人家表演给我看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结尾是能够表现这两方面态度的。他的东西和伊文思拍的《愚公移山》不一样,这个是有所自觉意识的。
安东尼奥尼一直在强调关注中国人。我发现他在剪的时候,不知道是素材的原因还是出于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他把握的东西还是比较传神,大量的中国人看镜头;而且发现被拍摄的时候都是躲避或逃避,这是我发现的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我觉得是真实的。当时我们对外界就是这样的一个恐惧的、逃避的、不敢正视的、低着头的状态。有一个村庄没打招呼就去拍,村长把穿得破烂的人赶走,大量的东西都是要躲避,在农村就特别地明显,简直就是讨好。这个从镜头读解来说很有意思,所以总得来说表现那个时候的情况还是准确的,而且在我看来还是比较粉红色。不管怎么样,回来再放这部片子都是一件好事。


深吸一口气,失望了
黄珊珊(出生于72年,某著名大学研究生)
我自己很个人化的感觉是肯定失望了。以前看伊文思的东西的时候可能给了我一个暗示,让我带着这个议题去看,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虽然已经不是特别清晰,但是我对《愚公移山》有非常好的印象,所以是有带着预期的。然后我会发现安东尼奥尼是很可怜的那种电影工作者,因为他没有获得一个至少伊文思能够得到的拍摄的自由,这是一个在有限的自由下的一个非常努力的工作导演,可以看到他的用心良苦和艰难。同时,你会感到这个片子的粗糙,对比《波河上的人们》,你会看到他正常的水准在那里。这样,对《中国》你就会很原谅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很同情他,全部是组织拍摄,是奉旨之作,可以明显看到这些动作。一个外国人,如果想拍那个时代的中国其实都想找寻某种真实。但是在这个片子中,你很难从这个角度去介入。反倒是他的角度、他的眼光在那么多人的控制之下,他能找到一些仅有的切入点,他去观察当时的中国。从这个角度看,他还能有一些意义。出来的时候会深吸一口气,失望了。
他来拍摄的那年我正好出生。如果是简单从他的影像来看,去寻找那种感觉其实是要对着自己的记忆。也挺有意思,他自己去选了一些他感兴趣的一些点,日常生活中的。那些画面对象我这样72年出生,在北京长大的人而言还是非常幸运的。如果一个人到他那个片子中去怀旧,总是有一些可怀旧之点。其实,我对那个时代没有一种怀旧的心情。我记得当时放映的现场是这样子的,在我周围坐了几个一块去看的朋友,这些人当中只有我一个是北京人。我接着把那些画面做一些解释,为什么是那个,又是什么意思,这个地点是哪里,我可能会比较熟悉这些。只是很具体的这些东西,我丝毫没有 “那时候多好...”这种怀旧的出发点,只不过是因为生活的熟悉。由于对那个时代生活的熟悉和记忆,你会特别清晰地指认出来那个动作,看到组织拍摄。
那个时候中国人的生活就是一个“被组织的”生活,其实他把“被组织“拍摄出来肯定是某一种真实,只是取决于你想在那部片子中得到什么。你看整个放映,就《中国》是爆满的。就我们而言,每个人无论是仅带着个人的想法去看这个电影,都有一个特别大的政治背景、一个政治意味在背后。片子32年后来中国,每个人都想看一下这个片子到底怎么了。我们知道的是这个片子挨批,一个大的政治或者文化事件。作为这么一个对应,我觉得,最后把它处理成一个带着政治意味的文化事件比把它处理成一个普通的纪录片展映,比去讨论关于纪录片的价值更有意义。我会觉得这两个东西是相互参照的。
这部片子最令我感动的是对女性的呈现。在这个片子中,“女性”作为一种有力量的存在,还是挺令人感动的。像一开始,天安门的场景,他能一个一个深情地去掠过,一个一个女性的面庞。比如说大家一起开会那场也是,一个一个去掠过女性的脸部,还有十三陵打拍的姑娘、豫园的茶馆也是这样,这是他个人非常感兴趣的。这里你可以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女性,这还是挺好的。我觉得他是艰难,但还是找到了一些点。出来的时候,你还是觉得心情特别地复杂。一开始很失望,坐下来以后你会感动,还是一样的。因为有一些复杂的态度在里面,你也不可能剔除,对我来说个人化的记忆还是起了很多的作用。不见得要去找寻什么东西,对好多人来说,我觉得像是科教片,周围坐的一些小孩会说,“哦!那个时候是这样子的”,那时候的人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陌生的。

拍得不错,很真实
罗萨里欧(出生于1958年,意大利文化商人,1988年第一次来中国)
我觉得这个纪录片展现了中国30多年以前的情况,我是88年第一次来中国的,也了解一些中国的过去。我并不认为这部影片拍得不好或者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拍得非常好。可以让我们看到真正那时候中国人怎么生活,不管是在城市或者农村。有时候他给我们介绍那时侯,按照他的角度,几句话。我认为拍得不错,很真实。

采访整理:杨子2004年


 

  评论这张
 
阅读(22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