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gzi 的博客

坐井观天

 
 
 

日志

 
 
关于我

制片人、编剧、导演、电影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影像艺术状态和生存报告-2在艺术之间  

2009-09-09 10:3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杨子

短片,我用来记日记,好像笔记本,用来做录像装置时的武器库,录像装置有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每次展出也总是会有很多遗憾。短片可以反复改,可以生活得像一个农民一样,比较私人。
——邱志杰

当代影像艺术状态和生存报告-2在艺术之间 - 坐井观天 - Yangzi 的博客

邱志杰
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曾为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副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展示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邱志杰的创作领域贯穿绘画,摄影,装置,录像和行为等各种媒体,九六年后他参加和组织了中国最早的几次录像艺术展览,介绍和编译相关文献,近年来更涉足互动多媒体艺术,成为新媒体艺术在中国重要的艺术家和组织者之一。
你是怎么开始影像有关的创作的?哪年?背景怎么样的?
1990年,为庆祝德国科隆市900百周年庆典,德国电视台组织了一次大型的录像艺术展映,在一星期之内每天晚上十二时至一时播映世界各地录像艺术家作品。同年,应汉堡美术学院与浙江美术学院校际交流,汉堡美院的MIJKA教授带着这次展映的8小时长的录像带来到中国,在浙江美院分两次讲座向全校师生播映了这批像带,并将之留赠给浙美电教科作为资料收藏。这是中国与录像艺术这两个名词的第一次感性接触。播出的录像带中包括威廉?韦格曼的《Reel-5》和《肚皮之歌》之类的名家“原作”(-实际上由于录像带的可复制性,它取消了原作的概念,这是它的技术和文化上的性格:录像艺术的起源之一,归属于六十年代的反艺术市场,反体制运动)。这些作品给当时台下的观众之一的我造成了根大的震撼。1993年底,经由室友颜磊介绍,我听说同在杭州的张培力已经开始在运用这种媒介进行创作。随后,我和颜磊分别开始构思自己的录像作品,并先后付诸实施。

当时你对录像有非常清晰的概念吗?
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好,国外的杂志经常见到,但是手头没有机器,以为很复杂,有一点怕。 92年我从美院毕业,到处流串创作,发现不能做装置,人没地方住,还是照片和录像比较方便。
其实早在九六年杭州的“现象?影像”录像艺术之前,我已在这上面几经周折。91年,我开始创作历时三年完成的《作业一号:重复书写一千遍兰亭序》。我用录像记录该过程时采取了一种松散的随机的手法,但是为此,我不得不在两年后重新表演了重复书写《兰亭序》的前五十遍,以便重新拍摄有关的录像。
在新的录像中,重复书写的行为艺术因素被贬抑了,书写人物的头部始终没有进入屏幕画面,而且在俯视镜头下执笔书写的手臂穿着黑衣,这样,在因重复书写而变黑的背景上,只有一只执笔书写的手在微妙地运动,录像本身具有了一种鬼魅似的气氛。当我决定把这一录像投影在桌面上,以代替书写过程的系列照片时,实际上已完全改变了该作品的性质。录像当作的行为作品的一个部分,所以那不是一个录像作品。

你是怎么看待装置录像和纯录像作品?
严格来说,录像艺术就是录像装置,纯录像短片很大程度上是重复或者继续实验电影的工作而已。如果说,电影的美学是:连续活动影像的美学;录像装置是:空间中的连续活动影像的美学。而纯录像短片没有很多自己独特的美学领域。事实上,Video art这个词是在录像装置大规模的进入美术馆以后才盛行起来的。

当代影像艺术状态和生存报告-2在艺术之间 - 坐井观天 - Yangzi 的博客

录像装置《物》1997


这种对现场或者互动空间的痴迷是不是当代实验艺术的一个重要特征呢?
录像短片,录像装置己经成为新媒体艺术的主流样式,而网络动画或多媒体光盘正在成为新宠,实验的脚步和欲望是绝不会在龟兔赛跑停下来喘口气的。再由于新媒体艺术的从业者们大量出身于具有前卫主义传统的美术背景,他们本来往往就是自由地游走于装置、行为和录像等多种领域,媒体的清晰界线从来不会特别得到他们的尊重,他们很自然地会有意无意地进行杂交。其三,由于新媒体艺术表现出来的巨大能量,像现代舞蹈、戏剧这一样一些表演艺术门类也会渴求汲取它的力量。这几股力量一旦汇合,一场大规模的媒体边缘化的杂交与互惠显然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我在广州的新版的《九宫-千字文》中邀请广州现代舞团的光头舞女侯莹在装置中根据随机图像和音乐随机起舞,这还只是一种“尝鲜”性质的生硬拼贴,到2001年杭州的“非线性叙事”大展上,我在《推背图》中使用参与者端着牛奶盆追赶运动投影的做法,则己是有机地,有意识地在把录像装置发展成一种新的“录像装置/表演”。
在“后感性”群的工作中,这种新媒体的边缘化运用一直是最重要的媒介之一。《狂欢》中本身就在展厅外设置了一个实时监视屏,迟到而不能入场的观众通过它了解现场内发生的事件。这一设施硬性地将观众划分为两个阶层,使每个人的经验在他的特定位置变得不可代替。
在200l年之前,在戏剧舞台上运用录像投影和摄像头几乎都己成了时尚,这早己不限于小剧场实验,即如林兆华、孟京辉之类很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也是乐此不疲。
2001年六月底在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实施的《新潮新闻》,可以看作新媒体艺术的“边缘化倾向”的一次结晶。《新潮新闻》把真实事件、戏剧、音乐、行为和录像、实时摄录系统等要素通过VJ切换组织在一起。在上海双年展的开幕晚会上,我们又搞了一把。

你对自己的角色是怎么定位的?跟你的作品一样,任何手段媒介都用上?打破那些以前由于传统技术和媒介带来的社会角色?
你说得差不多。后来我在艺术界果真成了一个“之间”的角色:我写文章,组织活动,做作品,是在批评家、策展人和艺术家之间。作为艺术家,我的工作室在城乡之间,这张桌子上在电脑里搞互动多媒体,那张桌子上写书法,我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正邪兼修;在架上和非架上之间,在雅致和粗野之间,理智和颠狂之间,地方和国际的之间;现在,在江湖上我还是年轻艺术家和成名人物的之间,有钱的和没钱的艺术家的之间,南方和北方的之间。
我在这个之间的位置占了很多便宜,也吃了很多亏。比如说正因为我写书法,在做录像我不可能陷入简单的媒体进化论里去;正因为我做录像,我把书法理解成时基媒体(time-based),用录像倒带的思维去倒着写字,才能做了《唐诗十首》那个作品。坏的事,因为你没法贴标签,艺术市场这个资本主义超市里的机器识别不了,你就不可能畅销。再比如,人家写文章,想到你自己写那么多东西,一恶心就不爱写你了,这样的事儿多了去了。这个情况半是天性使然,半是有意为之,这态度也在二者之间。现在,我有多了一条: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之间。
其实我不怎么为艺术狂热,艺术应该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而绝不是全部。这一部分对有的人来说也许不可或缺,对有的人来说算是锦上添花,我的态度在二者之间。我自己不怎么相信风格和个性,只在它们之间。我比较喜欢的也是那种介于类型之间的东西

还有你是如何靠这些养活你自己的?
我主要靠卖照片活着。“现代”书法也能买。录像卖过,不多,不够买设备的。现在喜欢折腾多媒体现场,更加没有商业可能了。

所以你还在生活在各种可能之间?你的经济来源看来也是之间的。
对,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2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