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gzi 的博客

坐井观天

 
 
 

日志

 
 
关于我

制片人、编剧、导演、电影策展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电影二三事  

2010-07-16 13:0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很久没有登陆博客了,忙着装修工作室,暂时一个段落,新的开始。

百老汇看了两个电影,一个是贾樟柯的《海上传奇》。

《两个“鬼”故事》

一、《海上传奇》

《海上传奇》是个纪录片,按贾樟柯的话说是用公家的钱做了一件创作,手机也收到这样的信息,“第一部能够在公众院线上映的‘人文纪录片’”。

以我的理解,这是一个活,只是活的动静大了些,这是可以理解的,电影人也是需要吃饭。二十四城是上一次活,目前仍然没有看到贾来自《小武》的创作激情,现在人玩的是智慧了。

尽管如此,《海上传奇》还是无比生动,生动的是印在那些人身上的上海,那腔调,无论饱满或暇疵的表情。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客居香港的上海歌手(名字想不起了)。上海传奇的档案历史价值超过了影片价值。我同意贾的说法,每个个人的故事拼起上海的历史,上海是上海人的历史;跟以往的政府宣传片去相比,那是侮辱贾智商的。

我想赵涛演的“鬼”(贾的解释)/或说“上海的魂”是牵强的,当然我也理解长期生活在北方的贾,无法把自己的情感、感受融入上海,捕捉细腻的温度。总的来说,选择客观,用他人口述的方式是智慧的,作为线索贯穿的“鬼”是不服贴的,无法让人满意的,反而让人有点“八股”要领的味道。

关于“苏州河”的那段影像引用了娄烨纪录片“在上海”,作为对比,贾也同样拍摄了差不多10年后的苏州河,我感受到的是娄烨拍摄的片段是让人震撼的,是真正生活爱上海和在那生活过的人才可能捕捉到的(上海市政府没让娄烨拍是个遗憾),然而,同样的路线,同样的场景却显得苍白。我认为贾应该避免抒情和写意的部分,也许这不是他所擅长的,就象他“世界”里和“三峡”里所表现的。贾让我赞同和敬佩的仍然是他纪实的能力,从“小武”到现在,也许是他天生具有从下到上视角的观察力。

电影之后,老贾介绍自己上学时候就迷恋“蒙太奇”,可一开始拍电影就纪实了,《海上传奇》是他的回归...对这种回归,我至少还是担忧的,我认为贾的电影就象是“小说”,是可以从人物和故事散发出来的“诗意”,无论人物或故事的粗糙程度,而不是象诗歌和散文,形式就是内容,诗意是字里行间的;而贾无法擅长这样的把握,从“小武”到现在仍然没有看出。而同样的,蔡明亮却可以做得到,虽然从整体上看,蔡在《眼睛》之前的电影也基本是纪实风格的,然而,从蔡的第一部电影开始,蔡的电影形式感可以传达出足够的感情和力量。所以从“脸”开始的转型是成功的,他是可以驾驭的。如果贾所说喜欢的“蒙太奇”基于叙事的,那足够让我们松口气。即便如此,我对贾创新和年轻的愿望依然敬佩,这点是第五代们无法比拟的。但有趣的是放完片后,有人提出贾采访侯孝贤的那段场景颇似阿萨亚斯拍摄那段,问是侯的意思还是贾的意思,贾说是自己的意思...

二、TOMAS MAO
朱文《云之南》之后的新电影,看完之后其实很想写篇文章,很想说点什么,并且都已经给杂志和报纸约了稿,可我这惰性有时候没法治。脑子残留些,胡言乱语几句,了却一个记忆。
TOMAS MAO的中文片名叫《小玩意》,是与当代艺术家毛焰相关的一个电影,也由毛焰和托马斯亲自饰演(从字幕上看也由毛焰投资)。电影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湖边旅馆拍摄,第二部分在毛焰画室。前半部分就象是场带天然布景的话剧,小说腔很重,台词考究,和人工味十足的“天然场景”浑为一体,基本出乎正常的电影视觉经验,当然也许是导演有意这么来,镜头语言也不考究,只是起到个描述场景的作用,来弥补话剧外的不足。有意思的是,这半个影片里也有鬼~
电影的第二部分是有意思的,是把《托马斯》系列的创作联系起来了,在封闭空间里,怪异的行为,怪异的谈话,但是自然贴切的。整个影片把毛焰和TOMAS的关系用“庄周梦蝶”的典故联系起来,来类比毛焰和TOMAS的关系是庄周和蝶的关系。至少影片把“TOMAS”系列的创作意图阐释得非常清楚了,但这是朱文的意思还是毛焰的意思呢,或也类似于“庄周和蝴蝶”的意思?当然庄周和胡蝶是很多艺术家都很爱好的主题,有想象空间,我记得以前上美院时就有朋友以此为创作主题的,只是毛焰捕捉到,并把绘画形式与观念结合得很好并阐释出来了。看了后半段再想前半段,我觉得更为虚弱,托马斯和毛焰(旅店老板)以前和古代那对男女,这种比喻是肤浅粗糙的,眩目的那段武打片段是朱文在尝试商业片的技巧?
影片中加段天外来客(贾的《三峡好人》、《小玩意》)似乎还挺时髦,我姑且理解为导演的“小黑洞”在作品中的正常呈现,但诗意应该与此无关。诗意不是某种外表漂亮的帽子,而是呈现在影片甚至导演内心里的某种割不掉的气质,体现在每个镜头、每场戏中。也许,对小说家朱文来说,这样的要求是过分的。阿城在吕乐电影《小说》里,“小说是现在人呈现诗意的方法”,以前是诗歌,现在“诗意”以更为质朴的方式存在于你我生活中,甚至“诗意”是个伪命题。我期待朱文回归到小说中那种小市井,让我们可以感受周围的温度,在欢喜和悲伤之后。《云之南》那种大写意本质上和第五代所谓在宏大叙事中的所谓诗意没有两样,只是这种“大”体现在个人情感膨胀中罢了,而不是谦卑。敬畏和谦卑心缺失是我们现在的事实。

很有幸,我看了两个都有“鬼”的电影都是首映,但区别的是贾的电影看完、聊完后大家各自回家,朱文的电影看完有丰盛自助餐招待,但他说了句,喜欢他电影的人随便吃,如果不喜欢他电影的人是可以被认出来的,我还是不冒这个风险了...尽管饿着还没吃晚饭。
如果说,在当下电影领域中形式上能够把控诗意的导演,娄烨和章明的作品中是可以寻找到的,只是目前不提倡多样化的电影市场来说,过程仍然艰难,但必须要有...

 

 

 

一财网特约稿件:(标题和部分内容经一财网编辑修改)http://www.yicai.com/news/2010/07/37749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79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